Comet菌

关于赛门可能曾是第四角色的脑 马一个 很带感 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马赛女孩今天也不好好工作 以下都是脑洞,最后稍微马赛一点 占tag致歉 赛门是卡姆斯基计划的一环,主要投放目的就是为了能成功发起革命并且保证革命的继续进行。 赛门所执行的任务分为两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 传播耶利哥的存在,寻找有能力发起并领导革命的人物。 赛门被通报失踪于2036年,而康纳和汉克受理的最早一起仿生人案件发生于游戏开始前的9个月,也就是2038年2月左右。没有人知道赛门在耶利哥待了多长时间,但耶利哥的人们都尊重并听取他的意见。 →很难想象一个家居陪伴型仿生人怎样发现这艘远在他日常活动区域外的旧货船。 (→如果康纳选择在卡姆斯基处杀死克洛伊并询问耶利哥的地址,卡姆斯基会提供前往耶利哥的秘钥。也许耶利哥的选址也是由卡姆斯基确定的。) →人们对陪伴型仿生人的警惕性低,而陪伴型相比于其他公务型仿生人活动范围更广更灵活且限制少(陪主人出门,单独出门代取货物、采购、接送孩子等)。借此机会,赛门能将耶利哥的位置和抵达方法在日常生活中传递给其他仿生人并扩散出去。 →2036年任务程序被激活,赛门离开他服务的家庭,到达耶利哥。在此集中其他异常化的仿生人,并在之中寻找领导者。 马库斯刚到达耶利哥的时候,赛门面对他的态度可以算得上是冷漠。(You're lost. Just like the rest of us.) →马库斯刚出现在耶利哥时与其他投奔这里的仿生人别无差异。 →(这里有一点也许是我脑补过度,赛门对马库斯说的是“like the rest of us”而不是直接“like us”。乔许已经接受了耶利哥不自由的自由,诺丝还带有抗争的期望,而赛门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曾“迷失”——他是带着任务来到耶利哥的。) 马库斯提出前往码头仓库偷取零件之后,赛门对马库斯的态度开始有所改变。 →潜在的领导者出现。 在马库斯出现之前,赛门早期在耶利哥的领导地位: 【Spare Parts】章节中,赛门认为储备已经足够充分号召大家离开;而当John提出有其他方式可以获取更多的生物组件时,赛门直接穿过其他人走到他的面前询问具体。 【Jericho】章节中,马库斯到达耶利哥之后,赛门站在其他仿生人身前一步的位置,率先对马库斯说Welcome to Jericho. 紧接着【Time to Decide】章节中,马库斯选择向赛门提出自己的计划,也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在初抵耶利哥的马库斯看来,赛门是这之中更有代表和决策力的人物。 很多人认为与乔许和诺丝相比,赛门在耶利哥四人组中显得尤为懦弱和无主见。实际上赛门的大多数提议都是以“求稳”为目的。 【Spare Parts】章节之后,马库斯在耶利哥中建立起威信。能够率领革命的领导人角色已经找到,此刻起赛门退居二位,同时进入他任务中的第二环节:确保革命能顺利进行。 这其中又能够分为两个部分: 保证领导人的生命。 维护能使革命继续进行的其他因素。 【Spare Parts】中,赛门虽然率先表示出了对John“能获取更多生物组件”的提议感兴趣,但在说明要到控制站去偷取钥匙之后,赛门也是马上提出了反对。 →领导者生命受威胁;革命或许会就此中断。 【The Stratford Tower】中,赛门在演播厅门口的保安处就中弹的话,他会请求马库斯带上他继续完成任务。 →视频尚未发布,缺少人手会影响革命进度;革命或许会就此中断。反之,赛门在SWAT突入演播厅之后中弹时,会向马库斯提议丢下他、赶快离开。 →视频已发布;领导者生命受威胁。 【Freedom Match】中,赛门会劝阻马库斯“死在这里毫无意义”。然而当马库斯被警方击倒、John没有在【Spare Parts】加入时,赛门会牺牲自己来拯救马库斯。 →保全革命领导者,以确保革命的进行。 同样,在选择暴力抗争的终章中,若马库斯中弹、诺丝好感度不足的情况下,赛门会与马库斯换心。 →保全革命领导者,以确保革命的进行。 【Crossroads】中,赛门会站出来制止乔许和诺丝的争吵。 →防止内讧。 赛门没有在2034年失踪后直接发起仿生人革命,甚至在马库斯革命中也不是第二领导者,因为卡姆斯基并没有将他预设为一个领导者的角色。卡姆斯基大概也不是直接选中赛门的,这只是他随机抽取的一台PL600,植入隐藏程序,等待合适的时机激活。 卡姆斯基本身也没有预料仿生人革命会不会发生、何时发生,他更像是在耐心地期待着,期待一个1到0、0到1的变数,期待一个从仿生人中自主产生的救世主。 仿生人的情绪异常化也许是自发进化的结果,也许是卡姆斯基在基本代码中就埋下了变异点。卡姆斯基面对康纳时声称自己并不知道RA9的原型更不知道RA9是否真正存在。或许RA9就是一个由卡姆斯基植入的意象,变异点触发之后给予开始感到害怕和恐惧的异常仿生人们一个情感依靠,安抚之后的最终目的是将他们指引向耶利哥。 卡姆斯基不仅给仿生人起义铺好了温床(耶利哥),还为他们的领袖提供了辅助和生存机会(赛门)。可同时卡姆斯基也是这其中真正的旁观者:仿生人革命成功了,符合他的心愿;失败了,他也能回到Cyberlife埋入下一次的种子。最终他曾亲手赠予老友的RK200成为了他所期待的反抗者,这对于卡姆斯基而言就像是在圣诞节收到了一份肖想已久的礼物、拆开发现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完美。 赛门不是RA9,他只是仿生人革命的引路者。如果马库斯没有抵达耶利哥,赛门或许会接着等下去,直到另一个附合标准的领导者出现、激活他任务程序中的后续步骤,或是直到他关机、停止运作。 赛门也不像康纳,designed to complete missions。他也是异常仿生人,卡姆斯基的任务程序更像是病毒,默默控制着他的主程序、改变了他的主要行动目的,但赛门仍保有异常仿生人的特性,拥有属于他自己的情绪波动。 所以他在史特拉福的天台上面对马库斯的枪口表现出他不想死,所以他在证据室里轻易地相信了康纳伪装的马库斯,所以他说“别再丢下我了,马库斯”。他在灵魂之夜里安抚和鼓励马库斯,他从心底里信任和依靠马库斯。 哪怕是任务驱使着赛门去替马库斯挡枪、去将自己的心脏换给对方,也不过是正好符合了他的心意罢了。 我不相信赛门对马库斯没有意思!!!David Cage你给我出来我要跟你打架!!!【x 2018-07-22 热度(358)
© Comet菌 | Powered by LOFTER